咨询热线:067-55125545

惊讶于“书霸”只是因为我们常常忽视了这种能力

最近,中山大学图书馆发布了2017年新生“阅览达人榜”,2017级中国史博士生李自豪以623册阅览量位列第二名,他的读者速度是每个小时100页,每天可以看三本书。从本科阶段以来,就仍然维持每年读书1000本的习惯。这种超人的读书速度让网友惊叹,也促生了一个网络新词:“书霸”。  如果对李自豪的读者量没概念,可以参照这个数字:2016年,我国国民人均图书读者量为7.86本。两相比较,李自豪1000本的读者量堪称难以置信,即使是放到以读书为业的学者当中,也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因此,这个“书霸”的称号可以说道是实至名归了。  那么,“书霸”是怎么炼金术师的?首先要有超大的读者量,超大的读者量必不可少超快的读者速度,而超快的读者速度又是极强读者能力的反映。到底,是“读者能力”,而不是我们常常提及的“自学能力”。这些年来,国家仍然在大力推展全民读者,但对于读者能力的培育,或许很少牵涉到。  读者也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较低到一定程度,就不会被辨别为“阅读障碍症”。多达,阅读障碍是自学障碍的最主要类型,占到到所有被临床为自学障碍儿童的70%以上。但由于人们对这种能力过于理解,往往将这些孩子误会为“笨”“智商低落”。  而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在读者能力上具备尤其的天赋,“书霸”李自豪很有可能就是。另外,即使天赋平平,也可以通过后天训练来提升能力。读者的过程说到底就是眼睛与大脑的因应,从这一点抵达,很多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都在研究较慢读者法,并获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惊讶于“书霸”只是因为我们常常忽视了这种能力

  读者量大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这归根结底只是一种获取信息的手段,如果意味着符合于获取信息,而不加以思维和应用于,难道“读者”的意义就要大打折扣了。早在2000多年前,孔子就说道过“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忧”,而对于只不会读书、会空战的人,人们也不会抨击他“纸上谈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思维和应用于,可以指出是一种更加高层次的“读者能力”。  我国是教育大国,古往今来有许多读书人总结了非常丰富的读者经验,其中大家普遍认为的一条,就是要把“泛读”和“艰深”结合,读书既要有“量”,也要有“质”。对于李自豪这样的“书霸”,坚信爱书人都能解读他的“可怕”。有一位作家在讲解自己的读书经历时,就说道他有一段时期在“毁灭”般地读书,什么都读书,连产品说明书都不放过。大量的读者为他的文学创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但是过了这段“可怕”的读书期后,他开始冷静下来,筛选自己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内容,思维这些文字之间的联系和区别,速度显著快了下来,进账却更加多了。  这个例子也限于于大多数人。我们不太可能沦为李自豪这样的“书霸”,却可以自学合适自己的读者方法,训练自己的读者能力,同时侧重读者与思维、应用于之间的关系。只要能提高自己的能力,做到不做到“书霸”只不过没有那么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