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67-55125545

宋代外命妇制度:赋予女子额外的政治身份,但也表现出男女之别

外命妇制度源于秦汉时期,而确实完善则是在隋唐时期。而到宋代时期的时候再次发生了一些变化,并且经常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外命妇在中国古代是一个较为类似的女性群体,因为相对说来她们的身份地位要更为显要一些!而外命妇制度是古代官僚政治制度的一部分,因此给与了外命妇女性一种新的政治身份。而这种身份并不是女性地位提高的展现出,因为外命妇身份的奠定都必须通过敕封制度。因此外命妇受封与她所把持的男性官员具有很深的羁绊,而从这里之后可以显现出宋代社会中的“男女之别”了!外命妇制度的容许——局限于上层女性宋代时期的外命妇敕封是有一定的容许的,必需要遵循一定的原则和拒绝之后才可以取得适当的敕封。而这种敕封制度某种程度反映出有“妻以夫为荣,母以子为贵”。因此在宋代时期女性想取得敕封就必需是她的丈夫或者是子孙的官阶超过了一定的等级拒绝,而这一点也是敕封的必要条件之一。

宋代外命妇制度:赋予女子额外的政治身份,但也表现出男女之别

外命妇的受封资格、受封等级与把持者的官阶互为联系想获封外命妇,那她所把持的男性最少是“升朝官”,因为只有这样才具备获封的前提资格。宋初在京文武官员无论有无职事都必须每日参看皇帝,为“经常参官”。而到宋神宗元丰年之后这个规定开始转变,规定只有门下省居家郎以上的官员、中书省居家舍内以上的官员、尚书省侍郎以上的官员以及御史台中丞以上的官员才可以每日参看皇帝,为“经常参官”,这些常参官的亲属女性才有资格受封!而从敕封者自身的地位和她们所把持的男性地位来说,她们都是归属于社会的上层人士,一般地位低落的人是没资格获得敕封的。而在宋朝时期具体奠定了官、职、差派相分离的官制,因此依附于官职的敕封制度也再次发生了适当的转变。宋神宗元丰年间改革了官职 ,使得原本官职恐慌的情况获得了提高。但是因为官阶过于较少,所以官员们的晋升速度迅速,同时受封的敕封等级也很少。因此在宋徽宗的时候再度展开了改革,使得文武官阶更为的清晰化,同时敕封的等级也获得了减少。这一系列措施都让整个敕封制度显得更为的规范完备。官员品阶与外命妇封号对应表格官员品阶与外命妇封号对应表宋初时,取得敕封的人主要就是根据她们所把持的男性官员的官职大小来确认获封等级,又因为宋初的时候官制较为恐慌,所以经常经常出现文武官员混合经常出现的情况。因为敕封主要依据男性官员的官阶强弱来确认的,因此有所不同官阶敕封的名号都是有所不同的。如宰相之类的“三公”官职,他们的亲属女性就被受封国夫人;而郡王的夫人、母亲则封为郡夫人。而在郡王以下的官职则分别根据等级的强弱有所不同分成郡君、县君。因此从这里之后可以显现出女性受封的敕封等级是与所把持的男性的官职等级抱住连接!对敕封者自身的拒绝外命妇取得敕封除了把持男性必需是“升朝官”这个拒绝之外,对女性自身也有所拒绝。因为外命妇的敕封制度某种程度不受古代宗法制的影响。女性在家庭成员中的地位有所不同,取得敕封的待遇也不会有所不同。如“妻与妾”有所不同;“嫡母”、“继母”以及“本生母”三者之间也都是有所不同的!在宋初的时候明确规定“升朝官”的“本生母”、“妾母”以及他的“亡妻和妾“都是没敕封资格的。就如宋朝宰相李昉因为出有继给了同宗叔父,所以他的”本生母“就没取得敕封的资格。直到宋太宗淳化四年二月的时候,李昉因为特地陈乞才让自己的”本生母“敕封为了郑国太夫人。而宋初的时候亡妻仍然是无法不受敕封的,直到仁宗之后大臣的“亡妻”才有了不受敕封的资格。国朝旧制,大臣封妻,则再行亡者无法封。……仁宗以后,大臣妻安危者均得国封,视旧制为优,但未见所始而。尽管外命妇制度不存在许多的限制性规定,但是在确实继续执行中却还是有很多违制的现象不存在。北宋初年宰相沈伦将自己的元配妻子移往在太康,但对自己的妾—田氏宠爱有加。因此之后让田氏以妾的身份获封了鲁国夫人的敕封,这个作法在当时颇受非议!外命妇制反映出有女子的依附性但有些女子是较为类似的,因为她们是通过自己的“功劳”取得敕封的,如皇家乳母、宫中女官、对社会有贡献的女性等。她们是外命妇中较为类似的一群人,但是她们在整个受封团体中还是占到少数。更好的外命妇还是依赖自己把持的男性在官场上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才取得了敕封。外命妇受封后仍以家庭生活居多为了让男性在官场或者是事业中更为的没后顾之忧,女性完全分担了家庭里所有的责任。

宋代外命妇制度:赋予女子额外的政治身份,但也表现出男女之别

她们除了必须负责管理“侍奉姑舅”之外,还要“教养子女”、“管理家产”等!因为丈夫独自做官,所以子女的教育开销就全部落在了女性身上。而如果儿子取得功名乃是对母亲教育仅次于的认同了!因此很多时候外命妇的敕封只是对她们的一种“奖励”,变相的希望女子要以家庭只求,大力提倡女子为家庭奉献给!因为外命妇大多数都是出生于官宦家庭,所以她们自身都具备一定的文化学识。因此这就是她们在家庭中扮演着“亦师亦母”角色的前提承托,而当她们寿终正寝的时候,在她们的墓志铭上之后不会确切的记录出有她们对于家庭的贡献!因此从她们的墓志铭上某种程度可以显现出社会对她们的拒绝更好的是期望她们“照料家庭”、“培育子女”。因此外命妇取得敕封只不过就是朝廷对她们“养育子女、奉献给家庭”的一种“认同”与“报酬”。女子除了教育子女之外,更好的是将自己的期望竭尽在了丈夫身上。如太恭人李氏说道“治家吾职也”,所以她仍然照料丈夫当成是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她用自己的积蓄和嫁女出售良田,用心经营家事。而她的丈夫韩继球则“只想官事”,从不过问家中的事情。据传有人拿一袋米到他家来,他还很惊讶!直到李氏告诉他说道“此吾出租也”。从这些方面之后可以显现出外命妇在她们的士大夫家庭中具有十分最重要的起到,主要就是帮助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并且把这种帮助当成自己的主要职责。

宋代外命妇制度:赋予女子额外的政治身份,但也表现出男女之别

因为宋代的外命妇归属于社会的上层女性,因此不论是家庭还是社会都对她们有较为低的希望度。所以通过这种“敕封”奖励来更进一步呼吁和希望女性为家庭风险,将家庭生活作为自己生活的焦点!多以母亲或妻子身份参加活动宋代时期外命妇经常不会参加一些宫廷和官场举行的活动,比如朝廷不会在南郊举办“节序”等活动。这个时候外命妇一般都是要追随一起参与祝贺的!但是这种祝贺活动并不是所有的外命妇都有资格参与,一般只有高级官员的妻子或者母亲才可以资格参与。除了参与活动之外,外命妇有时是可以因事转入皇宫的,但是这种情况只有宰相的夫人或者是掌权夫人才有资格,并且可以留下侍宴。而其他的外命妇只必须下诏祝贺就可以了!而这些外命妇在参与这些活动的时候,并不是以自己获封的称号参加参与的。她们经常都是以别人的妻子或者是母亲的身份参与的,因此从这里之后可以很显著的显现出外命妇对于她们所把持的男性的从属性!外命妇的敕封随丈夫或子孙的官职而变迁因为外命妇她们本身就不存在依附性和从属性的特征,因此在她们取得敕封之后是不会因为自己的丈夫或者是子孙的原因而被褫夺敕封或者是升号、降号。如果外命妇因为自己把持的男性而取得了敕封,那么当这名男性被降官或者是辞官的时候,外命妇也不会随之被罢黜敕封或者是降号。但如果是因为外命妇自己的原因而被夺号或者是降号,那她依旧可以相结合自己的丈夫或者是子孙再度取得适当的“敕封”。因此从这里之后可以显现出外命妇的敕封某种程度由丈夫或者是子孙的品阶来要求,还要不受他们官职乘载的影响。因此外命妇制度的依附性和从属性是较为显著的,同时这种制度也反映出有宋代女子对于男性的依附性。总结外命妇制度在宋代的时候获得了完备,很多敕封都被明、清所延用。而宋代时期的外命妇是一个较为类似的女性阶层,尽管女性利用这个“敕封”享有了一定的政治身份。但是在一个由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外命妇仍旧还是正处于一个较为显著的支配地位。她们不能在经济、政治上享用一些类似的待遇,但是却没办法对政治产生决策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