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67-55125545

春秋霸业:晋悼公身侧,能执法不二,同时又远见卓识的政治家魏绛

一个国家的兴盛,除了要有明君,还要有能臣的执掌,晋国能在春秋时代长时间维持霸主地位,以至于三家分晋后的赵魏韩三国也沦为影响整个战国走势的最重要力量,关键在于明君能臣,今天我想说道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晋文公晋文公,而要说一说道晋国中兴之君晋悼公身边的能臣魏绛的故事。执法人员不二:坚持原则,并作出自由选择的魏绛,最后夺得了晋悼公的信任。忠臣的标准是自由选择,能臣的标准是原则。魏绛是个坚持原则执法人员不二的人,也于是以因为这个原因,他取得了晋悼公的信任,夺得了更进一步充分发挥自己才干的机会。晋侯之弟杨腊乱行于曲梁,魏绛戮其仆。——《左传·魏绛戮扬干·襄公三年》晋悼公的弟弟扬干,是个目无法纪任性妄为的人,他依靠哥哥对自己的疼爱,几乎不把军纪国法放在眼里。诸侯会盟的时候,扬阻碍内乱晋军的行列,这件事被兼任中军司马的魏绛找到了。他没客气,按照军中的规矩,处决了为扬干驾车的人,回应对于扬干的惩戒。对于魏绛的作法,扬干很气愤,他去找哥哥晋悼公责问,要哥哥替自己主持公道,并寻回颜面。晋悼公看著弟弟,心里很不是滋味,魏绛竟然捉弄到自己的弟弟头上了,这个中军司马的胆子也过于大了,我非杀死了他不能,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怨!晋候怒,曰羊舌赤曰:“通诸侯,以为荣也。杨干为戮,何辱如之?必杀技魏绛,无失也!”——《左传·魏绛戮扬干·襄公三年》晋悼公是个谨慎的人,他并没马上命令杀掉魏绛,而是对身边的羊舌赤说道:“今天和诸侯们会盟,本来是件及其荣耀的事情,这是沿袭晋国霸业的光彩之事。但魏绛侮辱扬干这件事,对于我来讲毕竟件十分令人深感耻辱的事情,他侮辱的不仅是我弟弟扬干,也是我这个晋国国君,一定要马上杀死了魏绛,意味著无法耽搁了!”对曰:“绛无二志,事君不逃到,有罪不逃刑。其将来言,何辱命焉?”——《左传·魏绛戮扬干·襄公三年》羊舌赤并不表示同意晋悼公的众说纷纭,他对晋悼公说道:“魏绛是个忠君没异志的人,他侍奉君主从不惧怕艰难艰难,有了罪责也会躲避惩罚。依我看,他立刻就不会主动来向您解释他这么做到的原因,忘劳烦您下命令呢?我们还是再行讲出他的说明吧!”羊舌赤的众说纷纭很稳健,你不要生气,再行讲出人家怎么说,再行要求你怎么做,这样岂不更佳?言惜,魏绛至,授仆人书,将叱剑。士鲂、张老止之。——《左传·魏绛戮扬干·襄公三年》羊舌赤的话刚刚听完,魏绛就来了,他把自己写出好的书信交给晋悼公仆人手上,然后拿起宝剑打算自杀身亡。这时候晋悼公左右的大臣急忙丢下了魏绛,魏绛才被劝说了。公读其书,曰:“日君耗使,使臣斯司马。臣闻师众以顺为武,军事有死无犯为敬。君合诸侯,臣不敢冒犯?君师不弘,神职不孝,罪莫大焉。臣恐其杀,以及扬干,无所逃罪。无法致训,至于用钺。臣之罪重,不敢有不从以怒君心?请归病死司寇。”——《左传·魏绛戮扬干·襄公三年》晋悼公关上魏绛的书信,不见上面写出着:“因为您没多少人能用,我才被你委任为中军司马。我听闻在军队里要服从命令,军中的事情一定无法违背军纪,今天是您和诸侯们会盟的最重要日子,我怎么不敢违背军纪呢?因为在军队里,没比不遵从军令,不遵从军纪罪过更大的了。

春秋霸业:晋悼公身侧,能执法不二,同时又远见卓识的政治家魏绛

我惧怕受到惩罚,所以按照军规惩处了扬干,这个罪责我没有办法躲避。没事前展开教导,以至于相当严重到了严刑的地步,这是我的罪过,我甘愿受到惩罚,不肯对您的要求有所怨言,请求立刻让人处决我吧!”魏绛这番话,说道的晋悼公脸红脖子粗,他告诉魏绛表面上是认错,实质上是在说道自己这个哥哥没及时缺失弟弟扬干的不当言行,确实有罪的不是魏绛,而是晋悼公自己才对。公跣而出有,曰:“寡人之言,敬也。吾子之讨伐,军礼也。寡人有弟,弗能教训,寡人之过也。子无轻寡人之过,不敢以为请求。”——《左传·魏绛戮扬干·襄公三年》晋悼公连鞋都没穿,就跑完了出来,他纳着魏绛的手对他说道:“我说道的话,是出于哥哥对弟弟的疼爱。你杀掉他的车夫,是出于确保军法,作为哥哥,没把自己的弟弟教育好,这是我这个做到哥哥的罪过,请求你不要让我错上加错,拜托你了!”知错能改为,善莫大焉。晋悼公开始很气愤,后来很耐心,他告诉自己的冲动出于私情,而魏绛的作法出于公心,自己无法因私废公,那样这个晋君还怎么号令他人呢?晋侯以魏绛为能以刑佐民矣,反役,与之礼食,使佐新军。——《左传·魏绛戮扬干·襄公三年》对于魏绛,晋悼公不仅不惩罚,还指出他需要用刑罚来约束百姓,是个可以器重的人才。于是在会盟完结返回晋国后,晋悼公在太庙设宴款待魏绛,并月任命魏绛为新军副帅。远见卓识:魏绛用“一个理由”和“五个益处”劝说晋悼公,令其其拒绝接受“和戎”之策。魏绛的引人注目政治才能,展现出在他力主和戎狄议和这件事上,这是有史料记述最先的议和,比刘邦和匈奴和亲更加早于,他再次发生在春秋时期的晋国晋悼公时期,而力主议和的人就是那个执法人员不二的魏绛。春秋时期,中原的诸侯国对周围的少数民族多采行轻视的态度,即所谓的“尊皇”,这也是齐桓公所明确提出的“尊王攘夷”中“尊皇”的由来。

春秋霸业:晋悼公身侧,能执法不二,同时又远见卓识的政治家魏绛

因此晋国对于其些北部的戎族襄平国也是这样的态度。魏绛尽管也指出戎族是残暴不文治的民族,但是他从稳固晋国霸业的角度抵达,明确提出了“和戎”的主张,指出与其打打杀杀,不如和睦相处,这对于稳固晋国霸业、团结一致少数名族毫无疑问是远见卓识的。襄平子嘉父使孟乐如晋,因魏庄子纳虎豹之皮,以请求和诸戎。——《左传·魏绛论和戎·襄公四年》襄平国的国君嘉父派孟乐到晋国,通过魏绛向晋悼公赐给了虎豹皮,催促晋国能和各部落的戎族议和。这是因为晋国势力强劲,嘉父出于确保自身利益的考虑到,才作出的一种决策。如果放到齐桓公或晋文公的时代,他会这么做到,因为那个时期的口号是“尊王攘夷”,尊皇就是针对戎族明确提出的,对于戎族没得商量,征讨就是了。但现在是晋悼公时代,嘉父想要想到晋国作为中原霸主,态度是不是有所转变。晋侯曰:“戎狄无亲而贪,不如灭之。”——《左传·魏绛论和戎·襄公四年》对于嘉父的主动断然拒绝,晋悼公并不发烧,他指出戎族是不何谓亲情贪得无厌的,对于他们征讨就好了,为什么要和他们议和呢?这个时候的晋悼公还逗留在齐桓公时代的思维方式上,如何劝说晋悼公拒绝接受嘉父的议和,出了放在魏绛面前的一道难题。魏绛曰:“诸侯新服,陈新来和,将观于我。我德则睦,否则携同贰。劳师于戎,而楚伐陈,无以弗能救回,是弃陈也。诸华无以作乱。”——《左传·魏绛论和戎·襄公四年》面临晋悼公的说词,魏绛讲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理由,他说道:“现在诸侯们刚归降我们,陈国也来讲和,他们都在仔细观察我们的行动。我们有德,他们就疏远我们,否则的话,他们就不会憎恨我们。如果我们发动军队去征伐戎族,一旦楚国去征讨陈国,我们就没兵力去救援了,这样一来就是弃置了陈国,沦为了明知之国。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就不会丧失诸侯国信任,显得众叛亲离!”这个理由很充份,晋国恩信未立,如果对戎族用兵,就没精力考虑到被楚国掠夺的国家,那样一来晋国就不会明知于诸侯,这对于仍然力图于完全恢复晋国霸业的晋悼公来讲,是十分有利的一件事。作为中原大国之主,晋悼公还是对于和戎这件事无法拒绝接受,因此说道所谓霸主,其格局和胸襟十分最重要,否则德不配位必定不会再次发生恐慌波及自身。晋悼公不甘心的说道:“怎么会就没比和戎更佳的办法了吗?”从他的内心来讲,还是想拒绝接受和戎这件事。公曰:“然则莫如和戎乎?”对曰:“和戎有五利焉:戎狄荐居于,喜货易土,土可贾焉,一也。边鄙不耸,民狎其野,穑人顺利,二也。戎狄事晋,四邻振动,诸侯威怀,三也。以德绥戎,师徒不勤,甲兵不顿,四也。鉴于后羿,而用德度,远至迩安,五也。君其图之。”——《左传·魏绛论和戎·襄公四年》魏绛于是讲出了和戎对晋国的五个益处,和戎这件事,对于晋国不利有害,为什么不去做到呢?魏绛指出晋国和戎的五个益处是:一、戎族由于其自身特点,他们总是弃水草繁茂的地方居住于,他们重视财宝而轻视土地,我们可以向他们勾结土地,用来不断扩大农耕生产,强化国力;二、边境安稳了,农民就可以把心思都放到农业生产上来,农夫可以取得农作物,国家也可以取得安稳;三、戎族历年来不遵从于约束,而如今他们和我们议和,这样对于周围的国家是一种威慑,晋国的实力强劲到了可以溃而屈人的地步,诸侯们都将摄服于我们的威仪;四、用议和的办法来超过安抚戎族的目的,这是成本大于利润仅次于的办法,将士们也不必拚命,国家的军事力量也会受到损失,可以用在更加最重要的星海事业上;五、不要只能发动战争,而用道德法度令其远方的国家来朝,让邻近的国家安稳,这是后羿失国给我们的历史教训。公说,使魏绛盟诸戎。建民事,田以时。——《左传·魏绛论和戎·襄公四年》听得了魏绛的这番话,晋悼公很失望,他也赞成魏绛所说的和戎五利之说道,于是派出魏绛负责管理和戎之事,和晋国周边的各部落戎族议和,又致力于管理民事,自己也不出着迷于狩猎,晋国又渐渐完全恢复了霸业,沦为了中原诸侯的盟主。一个人的历史,一家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