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67-55125545

公职人员群发索要红包为啥“不一样”_时事政治_中公教育网

公职人员群发索要红包为啥“不一样”_时事政治_中公教育网

简介: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改版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并获取时事政治热点、时事政治模拟题、时事政治政策理解、大事记以及时事政治汇总等,今天我们注目-时政热点:公职人员群发索取红包为啥不一样。近日,四川省普格县取食药监局花山监管所干部肖绍彪(非中共党员),以儿子过生日名为民微信群发索取红包一事,引起注目。县纪委监察局调查,肖绍彪共计接到微信红包99个,总金额5331.67元,他也因此受到行政记大过处分。(《中国纪检监察报》8月28日)微信群发索取红包,很多人都遇上过。为什么一般人这样做到没啥问题,肖绍彪却被公开发表曝光、受到处分?因为身份有所不同。不论是生日、节日还是其他理由,一般人讨要红包不算让人实在讨嫌,置之不理就罢了。可公职人员这么做到就有违纪之斥,让人很大自然地将其与以权谋私、贪腐联系在一起,非要围观、较真不能。这体现了权力受到更加严苛抗衡的一面。以往,行使权力的公职人员往往是以十分清纯的面貌经常出现的。在公众面前,他们有权力有地位,乃至有特权。特别是在是在监督机制不完善的时代,一些行使权力的人掌控了更加多的社会资源,往往能办报一般人办不成的事,在与民众做事的过程中占据强势地位。而在监督机制比较完善的时代,权力被关在制度的笼子,有了更加清晰的边界。它一旦脖子、爪子或者尾巴遮住笼外,民众就能比较清楚地看见,就不会以监督的形式展开敲击。事情就是这样耐人寻味。过去有一些事情一般人无法做到,公职人员可以做到;现在则反败为胜过来了。参予经商、独自全职,一般人能做到,公职人员无法做到;探亲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般人能做到,公职人员无法做到;筹备酒席多达一定规模,一般人能做到,公职人员无法做到;微信讨要红包,一般人能做到,公职人员无法做到,哪怕不是举发、不是以权谋私也敢身份有所不同,不道德标准也就不一样。公职人员不论是在行为规范,还是在道德诚信上,标准都比一般人低,这就是政治文明变革的一个鲜明特点。

公职人员群发索要红包为啥“不一样”_时事政治_中公教育网

这样说道或许有点严苛,实则恰如其分。权力必需受到严苛的制约,清廉必需有官德。在古代,官员是社会道德的样板,具备教化黎民的职责。在发达国家,公务人员的一言一行都必需严苛拒绝接受监督,丝毫不检点就有可能沦为丑闻,被倒台去。公众对公职人员展开更加严格监督、明确提出更高拒绝,是权力身体健康运营的确保。这不是说道公职人员就不能缩手缩脚,忽略,他们必须在法纪和制度容许的框架内,更好地谋划将来发展、解决问题现实问题、引导社会变革,这是一般人做不了的,惟独他们能做。某种程度上说道,这种特权才是他们职业价值感的源泉。卢梭在《社会契约论》开篇即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处不在枷锁中。权力则更加颇,权力生而不权利,必需适应环境更加苛刻的枷锁。权力的行使者,既要不具备普通社会道德和基本的职业道德,又必需在权力运营的过程中教导官德,比如清正廉洁、真诚无私、严于律己、慎独慎微等,向完了人相若。